卿安则

不见长安:

鲥鱼刺多:



老墨鱼:







       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我只说我看到的。文章情节是这样:








  原著中象征正义与骑士道的一名男性配角救了一群被人逼迫的娼丨妓,幕后黑手报复,把他残害成了人丨棍后丢在垃圾桶旁,有一个男人把他救回家,照顾他,和他做丨爱,一起生活。








  这篇文一开始打了路人x角色的tag、角色tag,有直接的性丨爱描写,其余我不清楚。








  挂人图中除了文章内容节选之外,还有原文的评论截图,所看到的几条都是说“温馨”“甜文”“觉得可爱”“打call”,甚至在tag下,我还看到了有人画了这名角色的人丨棍图,送给这位作者。








  这位作者搞过一个抽奖,截图显示礼物中有“成丨人用品”,送没送不知道,只是的确看到了这样的字眼。但据我所知,作者本身也是未成年。








  








  我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圈子”“对家”“挂人”“撕逼”“ooc”的问题,我所针对的不是这一位作者,也不仅是这一篇文,如果想撕逼,我不必连角色姓名都隐藏。








  也恳请看到这些文字的各位,就事论事,不要对这位作者及其粉丝进行公开或私下的人身攻击,以正义之名伤害他人的行为没有一丁点正义可言。








  我所想说的是其中展现出来的扭曲的价值观,以及其影响力、传播性,还有文字和语言的力量。








  








  今天看到之后,我把文章内容和评论的截图给几个朋友看过,也讨论过,我们都觉得这件事是真的让人后背发凉。








  其中两个朋友都是写东西的,一个是圈内人,一个是自己做公众号的,我们对这件事看法很统一。








  








  一个人只要在公众视线当中,就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一个在公众视线中搞创作的人,要对自己所展示出来的任何东西负责,哪怕是一个字、一条线、一秒钟的视频片段。








  若没有这个觉悟,迟早会带来承受不起的恶果。








  








  这篇文所在的圈子受众年龄偏低,大多是还没有形成完整三观的中小学生,几乎没有成熟的判断力,同时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寻求刺激,好奇心重,有叛逆心理,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必经的了解世界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篇文所造成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恶劣。








  一个代表了正义的男性角色,被残害之后,施暴者没有得到任何制裁和惩罚,而这个男性角色满足于被饲养,感动于被施舍,最后整篇文让读者产生了温馨、可爱的感觉。








  这不是所谓的甜文,这是在未成年面前,对罪恶的过度扭曲和美化。








  








  挂人图上将这篇文和之前影响恶劣的“儿童邪典视频”归为一类,我觉得不存在任何抹黑污蔑和诋毁,只有影响范围大小的区别。








  受众都是未成年人,所展现的都是超越了道德底线的价值观。








  在知道自己的粉丝中有未成年人时,发表出这样的文章之后,不是仅仅一个预警就可以不对这篇文负责的,在造成了负面影响之后,也不是一个删文道歉退圈就可以弥补的。








  








  看看那些粉丝的评论,那张笔触还带着稚气的人丨棍图,我只觉得可怕。








  我的朋友中有两个孩子的父母,有正在备孕的夫妻,有新婚燕尔的爱侣,我以后可能也会成为母亲,我不敢想象看到我们下一代满心欢喜画出这样的图时,内心会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我小时候,经常在街上看到残疾的小孩在乞讨,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就问妈妈,为什么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要让他们出来乞讨?妈妈说,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被坏人抢走的,用各种方式把他们弄残疾,然后把他们撵到街上乞讨,每天讨的钱都要交给坏人,钱少了还会挨打。








  从那以后,家里人叮嘱我注意安全时我都非常听话,因为我不想变成在街上乞讨的小孩。








  这就是语言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力。








  同样的,我也不敢想象被扭曲价值观所影响的孩子,以为这些被残忍对待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温馨”的故事。








  








  我的粉丝不多,影响力也没多大,我只能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关注我的人负责,对我自己发表出来的所有东西负责。








  








  书生何必动刀戟,笔墨已是诛心言。








  引以为戒。








  








       ————————————————————————








       在和朋友及评论里讨论过之后,我了解了一些事情,觉得自己这篇文章仍然有失偏颇,所以趁这篇文章影响力还在的时候加几句话:








       小众文化没有错,小众爱好者也没有错,重点是这样的文化有一条线,特别是在国内没有分级制度的大环境下——不能展示于普通大众面前,不能给普通大众造成负面影响,特别是未成年人。








       说的俗气一些,关了门做丨爱是情丨趣,开着门做丨爱就是淫丨秽了。如果开着门做丨爱还给成长期的青少年观赏,并告诉他们这是正确的,是温馨的,是甜蜜的,那很有可能会触及法律底线。








       但就事论事,在这件事中我们应该关注并反思的是,如何避免r18g文化在公众范围传播,避免未成年人过早接触这样的文化。在没有分级制度及完整的封闭性文化圈时,创作者应该怎样处理自己涉及小众文化的作品,这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也防止整个同人文化圈被“一刀切”。而不是喜欢这种文化的人都是变态,需要被制裁。我们普通人更不是所谓“正义的制裁者”。








       在了解到一些事情之后,我觉得挂文图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不太理智的煽动性,以保护孩子为出发点是好的,但不公正。








       这件事中心的作者及其粉丝也是未成年人,同样需要保护。








       任何文字都有力量,尤其是愤怒之下说出的话。在群情激愤的时候,为了保护未成年人而对另一些孩子恶语相向、人身攻击甚至是威胁人肉,恳请看到这里的各位,包括我自己,冷静下来好好反思这样的行为对他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这种行为之中究竟有几分是真正的正义。
















  这篇文章在任何平台,永远开放转载。













给误入凡尘的精灵
至王杰希。

(0706叶王生贺24h10h)
叶王——jjc不来一局么

一些背景
短漫粗糙抱歉
.杜柔预警

.账号卡设定

“哟,吴钩霜月又来打jjc。”君莫笑问寒烟柔“感觉怎么样?”

寒烟柔歪头想了想:“嗯,进步挺大的。”

君莫笑也歪头看了看吴钩霜月的背影:“一天来三次,一连来十天,小伙子很闲啊。”

“我也这么觉得,”寒烟柔拉了拉嘴角,把它提起来一些。“不知道是谁出的馊主意。”

孙翔一个喷嚏把自己拍到树上去。

吴钩霜月回过头,用殉道的语气大喊:“柔女神明天有空去冰霜森林吗?”

野外PK?寒烟柔想。她看向君莫笑,后者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寒烟柔说道:“有空。”

但这时吴钩霜月已经捂着熟透的脸跑走了。

切,没出息。君莫笑想。

“留行,留行。”君莫笑在微草的城墙下喊。

过了半天城上露出飞刀剑很不耐烦的脑袋“队长说让你滚。”

君莫笑当即不乐意了“唬谁呢你,大眼儿有那么凶吗?”

城墙上又露出木恩的脑袋:“队长遇见你就有那么凶了。”

的脑袋也露出来“前辈,你先走吧,队长现在心情不好。嗯....我指留行前辈。”

君莫笑简直恨铁不成钢,一寸灰平常蛮乖的,没想到是通敌叛国的主儿“你们让小灰灰进去不让我进,歧视吗?”

飞刀剑嘴快的接了一句:“歧视心脏。”

君莫笑觉得,自己的主要任务是来调戏王不留行,没时间跟一群护爸爸的小崽子们闹腾。他抬手一个挑衅指向飞刀剑。

“靠!”飞刀剑下意识骂出声,在空中拔剑出鞘,一个银光落刃砍下去。

君莫笑没躲,蹲身滑步一个升天阵,飞刀剑中途变招,手舞得飞快,剑光成雨——剑定天下。三百六十度的剑意逼得君莫笑无处可躲。于是他把镰刀缩成了机械旋翼,卡卡的飞了。

这时他头上忽然传来风声,木恩拎着扫把,往他头上hang。这重力加速拍要拍实了,绝对能让君莫笑摊成饼。君莫笑银光落刃落地,又一个撞击撞上将要落地的木恩。

飞刀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木恩被撞,连忙步一通拔刀斩。君莫笑背身格挡,却又见寒冰粉迎面而来。他弧光闪,蛇皮走位遛掉了。暗搓搓在树后给自己的千机伞打上一个死亡之门的大技能。

嘿嘿嘿,他猥琐的想。

却没想微草二人更快,飞刀剑的幻影无形剑已经到了君莫笑的面前,木恩的驱散粉兜头罩下。君莫笑无法,只得拿起千机伞,强硬的对上幻影无形剑的杀招。飞刀剑手中的光剑呼啦呼啦翻飞,一道又一道的残影被君莫笑格挡或躲避。

银光中飞刀剑暗自咬牙,一跃而起。

——落凤斩!

君莫笑瞳孔微缩,他没预料到微草的新生代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

木恩他背后绕至,带着闪电的锁链呼啦一下甩到他后面。君莫笑连忙抬手结印,在1‰秒的时间内抢出影分身,稳稳落在微草城前。两个非远程的攻击一时半会儿都到不了,他乐呵呵的想着,这微草的城门前面慢吞吞的开了一道门。

——死亡之门。

木恩和飞刀剑躲避不及,小年轻们的心还不够脏,比不上这种老流氓。

“死亡之门都被你搬到这儿了,你想干嘛,拆了微草吗?”一道带着冰气的声音自君莫笑头顶响起。

君莫笑下意识的摆出来个讨好的笑,取消了死亡之门“诶,别说那么难听,我就想来调戏调戏你。”

在场的人都愣在那儿了,君莫笑嘴角一抽:该死,说秃噜嘴了。

王不留行的扫把已经拍了下来,凌厉的风中夹杂着灭绝星辰闪耀而亘古的光。

君莫笑抬手格挡:“去竞技场呗,你要是把灭绝星辰掉了就不好办了。”

微草三人没有容他放肆,不由分说的一拥而上,把君莫笑送回了复活点。

“大眼儿,不是赌局,哥专职陪你。”君莫笑只来得及留下一句遗言。

哼,王不留行不屑的想。

但他的耳朵尖尖稍有点儿泛红。

叶王r
ooc
图特别长,流量党慎入。

单身狗的.....

.ooc预警
.一时灵感
.阅读愉快,新年快乐!

他说“喻文州。”
他答“嗯?”
他问“你是不是喜欢黄少天?”
——————啊???????
                 喻文州一脸懵逼。
[听壁角的]黄少天二脸茫然。
[听黄少天实时转播的]周泽楷“?”
[被王大眼情感咨询过的]叶修“哎嘿,今天手残绝对要挨一顿很大的怼。”
[毫不知情的]韩文清“?”
[内心黄暴的]魏琛
       “上吧文州,干翻微草!”
[被出了馊主意的]喻文州
    “可我打不过他。”
[毫无波动的]方锐“哈哈哈哈哈,我一个可以打八个。”
[毫无波动的]张佳乐“哈哈哈哈哈。”
[把人宠坏的]林敬言&孙哲平“哈哈哈哈哈。”
[受唱攻随,
             喻队感受到世界的冷漠有那——————————么多]
[扔出黄喻同人本后的王杰希]“喻文州,解释解释。你是不是要另寻新欢啊?”
[被不对称吓到的张新杰]“我看像。”
喻文州内心OS
      mmp我切身体会到心脏组的塑料情。
“杰希你听我解释。”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嗯?”[和蔼的微笑]
[小声的吐槽(自以为)]“我记得喻黄热度比黄喻高啊。”
王杰希抡起抱枕(熔岩烧瓶)糊喻文州一脸。干得漂亮,正中靶心,十分!
“喻文州!!!!”
[门外躺枪的]黄少天“等等,这锅好大啊我可不背,我去,队长怕不是又要加训,可千万别啊啊,这真不是我的错……等等小周你”
[内心复杂的]枪王“……少天。”
声音放的很沉,咬字清晰。
[内心绝望附带万字独白的]黄少天“啊……”(干得漂亮,黄少天都沉默了。
这个世界为什么要有卖腐以及同人这两个东西的存在啊啊啊啊——

[窃笑的官配]双花“呵”
                     双鬼“呵”
                     林方“呵”
                     韩叶“呵”
    [您收获高贵冷艳的笑若干]
——哎,等等,又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场下提问“叶神叶神,您还记得伞修叶橙周叶叶蓝等著名cp么??????”
[选择性遗忘的]叶修“我记得韩张也挺受欢迎啊。”
[别祸水东引的]韩文清内心os
     跟叶修互喷垃圾话,呵,幼稚。
[黄少天张佳乐方锐魏琛等人感受到来自钱包的蔑视]

韩文清一把抓住叶修衣领拖至面前并强吻之。
…这两个人没羞没臊我才不要看!!!

[老实人]肖时钦“等等...”
[跟了一个神棍挺久的略通因果之道的一条]切黑鱼掐鳍一算“你们家小戴呢?肝稿去了?”
——文州大大你真的好了解民生。
之后他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
^_^
他说“杰希……”欲言又止。
思维清奇的王杰希
“怎么,你下单买的黄喻本子?喜欢当受?我可以满足你。”
等等——他察觉到了什么
戴妍琦????那个本子大手?????
这个女孩,天天跟肖时钦恩恩爱爱发足狗粮——还不够——她还自产其他cp的粮——文画兼修粉丝破万——别是生活太一帆风顺想找找刺激——就公然挑衅喻王周黄四人两对情侣的感情。

[迷之思考后的]王杰希望向[^_^]喻文州
凑过去咬了咬他的唇角。
[又惊又喜的]喻文州抱住王杰希——然后你懂的,干了个爽(划掉)

[感觉自己听不下去的]黄少天
“诶诶,小周小周小周你听到了吧,都是戴妍琦妹子在乱搞事情(……),我跟队长那是纯洁的不能再纯洁的革命友情,我跟他没什么,跟你有什么——我有那么那么那么那么——喜欢你。诶,还有雷霆最近很闲啊。”
期间他用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大的心。
[因为长得帅常年受各大神仙眷顾深知同人圈水深火热的]周泽楷“喜欢少天”——一个非常流畅的告白。
之后二人跨了小半个中国隔空打了个啵。
[扒着王杰希衣服的]喻文州“你觉不觉得——”
[被扒并且要扒回去的]王杰希“雷霆的训练排的有些松——”
[二重唱]“对付雷霆的手段一定要增强——”
[还在听壁角的]黄少天“在理。”

刚打完亲亲准备白日——的韩叶
“啧,门铃,老韩开门。”
“是快递吧”
“你又买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了?”
“反正是给你用的。”叶修冬天手脚冰凉,他参考了老中医的意见,订了足浴盆。可是快递小哥手上拿的包裹尺寸不对啊。——看样子是书一类的东西。
他暴力地拆开了快递。
          ——叶王本
                韩张本
……这TM就非常尴尬了。
[历经风云早已处变不惊的]叶修“呵,小戴最近挺闲啊。”
[脸色非常不善的]韩文清“雷霆还是不够累啊。”

雷霆的日子一定会非常艰难啊,
       辛苦了肖时钦。
[无辜的,只写韩叶喻王周黄双花双鬼林方的]戴妍琦“啊?”

[被众荣耀大佬秀一脸的]叶秋
“呵”
一个大写的呵。
      ——拿错了混蛋哥哥的手机被秀一脸并被叶修嘲笑老王安慰的单身狗。
他好气哦。

叶母:“都过年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准备交个女朋友啊——?”
叶秋“……”

end

溯光1

.时间轴长长长
.喻王主应该无副cp
.脑回路清奇
.喜欢奇幻
.原始社会开篇

以下——

无色的流光静静的包裹着一个小精灵,他扭过头,去看另一束光中的同伴“我们要去哪里?”旁边的精灵笑着回答
“我们是要穿越宇宙。”
他们抬眼,你往前方浩瀚的,光点明媚的点缀着的巨大天宇——那么神秘,广大的全然未知的领域啊。
“要多久呢?”
“几百亿年。”
——好久啊。


海洋中的生物爬上岸,孢子植物参天,显花植物垂头抖水,蜂属虫子们嘤嘤嗡嗡,树叶渐渐落下去,猿猴下了地,开始直立行走。他们茹毛饮血的时代结束了,他们战胜了食物链上端继而登顶。

清秀的少年沉静的看着对面的大祭司。火焰在他们身后烧的灼灼,噼啪有声。纤长的手指沾着药草涂向少年的伤口。清凉而灼辣的感觉传遍少年全身,他却只是盯着祭司天生异相的面庞,火光下的两只眼被映地生辉。
祭司俯下身去用舌尖揉开药草,苦涩的感觉盈满他口腔。他细致的用唾液晕染少年身上每一处伤口。很久以前的本能了,唾液可以给同伴疗伤,被神眷顾者更为如此。少年乖乖坐在那里,看着面前为他舔舐伤口的认真肃穆的祭司。其实少年不该被称之为少年。17岁的年龄应该走完生命的一半,人生的油火燃至半涸。但是他的体能还未升至巅峰,生命的活力,本该上升——这一切只能说这世界疯狂不可理喻。
祭司却快要走到生命尽头,明明才20多岁。
少年知道祭司的年纪,却不确切。他知道祭司比他大那么几岁。有一种不确切的悲凉从他心里渗出来。祭司却只是抬头朝他笑了笑。清清淡淡,疏疏离离。火光下垂下的枝蔓一般,清雅而危险。
祭司站起来拍拍少年的肩,为他祈福。
我最英勇的战士啊,愿天上的光芒永照你。
满头明月,如水皎皎。
清清淡淡的大祭司脱去自己的裘袍。全身赤裸,皮肤苍白。用树枝染过色的图腾深刻的刻在他的皮肤上。厚重的皮毛扫过粗粝而又优美的异色线条。
再次摧毁了相敌部落的进攻,摧枯拉朽般的胜利是神明的护佑。愿神之光芒永随,我愿将一切献给您,我的心,我的身体,请您享用——为交换你的赐福。
吟哦声响彻,令人迷醉的没有歌词的赞歌颂曲流与天地。磁性的声色带着一丝丝堂音。他们没有语言,于是用最直观而优美的方式表达自己心迹。
歌声。狂舞。
苍白的身体一下子展开了,爆发出的张力,似乎使背上的每一划线条腾飞,足尖点地眼波挥动,手臂挥出有力的狂野的美感。腰肢随着火光的节奏扭摆。胜似野兽,却美得让人心悸——太具有冲击力了。
祭司倒映有星湖的眸闭上了,他沉醉于火光,以及神迹。
我亲爱的神祗啊,请保佑我们守住您的神迹。
少年呆呆看着,被祭司舔过清洁过的伤口又开始辣辣的疼。那个全身赤裸,笼罩在神火中的祭司,刚刚还降下下凡尘,为他舔舐伤口,云一般的触过他剧痛的伤口,梦一般,疼痛消逝。可心底焦灼燃烧着的渴望是何物呢?
祭司的声音忽的又拔高,动作愈发放。浪狂乱,脚下的步点踏上清晰的气喘声,仿佛真正在与一位看不见的神明共舞。他的身体不断绽。放,却骤然紧缩,一如初生。
本该处于青年期的祭司似乎挣脱了一切束缚。所有的火光,人们的吼叫,野兽的咆哮,虚无了起来。他双目睁开却迷蒙,声音低哑。
已经接近尾声了,这场向神明祷告的祭礼,祭品是祭司本人无可忽视的的青春的蓬勃的身体。空气中遥远传来噼啪的火响的声音,飘到少年耳里。
感官忽然不清晰了,祭司只剩最后的收式了。噼啪声又远了,世界失声——他只溺于祭司一举手一抬眸,嘹亮的歌声又传来——
祭司向他走来,他僵住了,旋即眉眼舒展,笑的温和,他伸出双手,想拥抱这神赐的美丽神圣。祭司稍弯腰,回抱他,吻上他额头,舌尖舔去他眉间因杀戮而带上的血污。
混着淡淡药草香,以及苦。
我愿以我一切护佑你,我英勇的年轻的战士。
还是无言。
烈火上烤肉已滋滋的冒油了,少年跑出祭司怀抱,被星光笼罩的感觉太好,但长久以往将会被溺毙。少年大口撕咬着烫热的肉,嘴中被烧起了燎泡,可又被药草的清苦附上——奇怪,他并不觉得烫。
祭司微笑,这个看似清秀瘦弱的男孩会采用狼群的方法对付猛虎,这是神旨吗?真真正正的神的旨意?
他看过那双手捧起石矛,清秀的眉眼自信又决绝。血从他身旁飞溅过去,他却只是笑,不徐不疾。守疆卫土
那是狼王的风骨。他愿为他送上王冠。
那似乎是他真正的信仰。那是狼王的力量。
采摘来的野果繁多,聚到少年脚下。他的智慧和初展锋芒的力量令女性倾服。她们没忘记曾如刀锋般凌厉而现在如水般温和的少年没有配偶。可她们不知道,面前的少年,肖想渎神。
被火光和星光和月光包围着的神。
木材燃烧的声音淡下去了,火光却还在他心里明明灭灭,直至拂晓。